探索人类起源 云南备受关注

文章正文
2017-07-06 23:40

  相关专题:

  西瓦古猿(左)与现生猩猩(右)

  昭通古猿

  半个多世纪以来,随着开远、禄丰、元谋、保山、昭通等地的从猿到人过渡时期的古猿化石点陆续被发现,云南成为欧亚大陆古猿化石保存最好、种类和数量最多、时代延续最长的地区。在探索早期人类起源的科学研究中,云南成为非洲大陆以外研究从猿到人过渡阶段进化最有可为的地区,也是我国或东亚南部寻找上新世古猿或早期人类“缺环”最有希望的地区。

  人类起源研究

  云南的地位如何

  在人类起源研究中,云南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有着怎样的地位?记者采访了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古人类与旧石器时代考古学家吉学平研究员。

  “人类起源包括两方面的含义:一是指早期人类起源,即两足直立行走的最早人类开始。围绕早期人类起源的争论,形成了‘亚洲起源说’和‘非洲起源说’。根据这一标准,最早的已确认的人类化石发现于非洲,距今700万~600万年,但从猿到人的过渡经历了很长时间,再早的“缺环”尚未被确认。二是指现代人起源,即骨骼的解剖学特征与今天的现代人几乎没有多大差别,但有精细工具的加工、埋藏死者、赭石颜料的使用、在岩壁上绘画或在兽骨上刻画符号或图案、制造装饰品等‘现代行为’。”吉学平解释。

  据介绍,探索早期人类起源是人类长久以来的主要科学探险活动。早期的一些科学探索者根据现生黑猩猩的分布范围认为最早的人类可能来自非洲,而另外一些科学家根据现生猩猩的分布范围认为最早人类应在亚洲。在以上理论的指导下早期探索者相应的在非洲和亚洲大陆都开展了科考活动并获得一系列发现当中,20世纪20年代北京猿人的发现和随后发表的研究成果,将人类起源的历史从欧洲最早的十万年前向前推进至数十万年前。这一研究成果让当时的国际人类学界相信亚洲中部高原可能是人类最早的起源地,并可能有更早的人类出现。当时的科学家相信,青藏高原的抬升刺激了生物物种快速进化,也可能是导致人类起源的动因。于是,美国、欧洲的国际科考队纷纷到达东亚、南亚以及青藏高原周围地区,寻找更古老的人类遗海而1957年和1958年开远发现的被定名为“森林古猿”的化石也被归为腊玛古猿类,年代为距今1200万~1100万年。这样,我国作为最早人类踏足地再次被关注。

  1965年,云南发现170万年前的元谋人,再次激发了人们寻找亚洲更早期人类的兴趣。

  禄丰古猿

  从猿到人进化的代表类型

  吉学平介绍,1975年起,禄丰县庙山坡发现古猿化石,之后云南省博物馆与中国科学院进行了9次联合发掘,发现了大批被定名为“腊玛古猿”和“西瓦古猿”的化石,特别是出土了世界上第一具“腊玛古猿头骨”化石而轰动国际学术界。后来欧、亚、非三大洲都发现这一类化石。

  上世纪80年代初,研究人员根据腊玛古猿和西瓦古猿大多同时出现的现象,再结合现生大猿的观察,逐渐认为腊玛古猿和西瓦古猿应为雌雄差别,腊玛古猿是西瓦古猿雌性个体,根据国际动植物命名法规的优先律,腊玛古猿这一名称应被废弃,其作为人类祖先的观点被放弃,保留西瓦古猿代表这一类群的名称,并趋向于认为西瓦古猿可能是现生猩猩的祖先。而我国禄丰和开远发现原被定名为腊玛古猿和西瓦古猿的化石,后来进一步对比研究发现与西瓦古猿模式种有较大的差别,被修订为一个新的名称——“禄丰古猿属禄丰种”。古人类学家吴汝康院士发表文章认为,距今800万年前的禄丰古猿可能是向南方古猿和非洲猿类方向进化的一个代表类型,而印巴地区的西瓦古猿可能是现生猩猩的祖先。

  1986年,元谋再次发现被命名为禄丰古猿属蝴蝶种的牙齿和头骨化石,在国内外引起了关注,1988年,云南省政府成立了“云南人类起源研究领导小组”,1997年国家科委、国家基金委国家“九五”攀登专项研究,出版了一系列文章和专著,其中2008年出版的徐庆华、陆庆五合著的《禄丰古猿》一书,将禄丰古猿列为早期人科成员。

  1991年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徐庆华研究员在保山羊邑煤矿考察时发现古猿下颌骨化石,估计年代为距今800万~400万年间。这一发现有为寻找更晚的古猿缺环提供了重大线索。

  昭通古猿

  延伸时空分布范围

  令人惊喜的是,2009年,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主持的野外队在昭通城二环边太平砖厂的褐煤坑中再次发现古猿幼年头骨化石,这是理论指导野外实践发现的又一成功案例,古地磁年代测定为距今约610万年,初步研究成果也显示昭通发现的古猿幼年头骨具有早期人和猿共同祖先的一些特征,并有别于云南其他地区发现的古猿,原研究者本打算定名新种,但由于没有发现成年头骨和肢骨,证据不足而暂时归为禄丰古猿禄丰种的相似种。

  昭通古猿是继开远、禄丰、元谋、保山之后云南发现的第5个研究从猿到人过渡时期的古猿化石点,也是欧亚大陆时代最晚的中新世古猿分布区,再次延伸了云南古猿的时空分布范围,目前它们分别被归为禄丰古猿属的不同种,显示多样性和快速进化。云南成为欧亚大陆古猿化石保存最好、种类和数量最多、时代延续最长的地区。多学科的研究显示,昭通古猿仍然处于“湿热的北亚热带”环境,但受青藏高原抬升的影响开始变得干冷,季节性气候增强,初步研究揭示了欧亚大陆其他地区古猿都绝灭以后,云南昭通等地仍然作为古猿“避难所”的形成原因和机制。

  目前学术界主流观点认为人类出现的第一阶段是乍得撒海尔人、土根原初人、地猿始祖种、南方古猿为代表的非洲大陆早期人类,而非洲早期人类的祖先来自哪里? 似乎是古人类学家难以跨越的“红线”,至今还是个谜。因此从猿到人过渡时期的昭通古猿的发现弥足珍贵。昭通古猿之后的400万年间,欧亚大陆没有发现此类古猿的踪迹,而非洲大陆发现了距今700万~200万年间的早期人类,距今约200万年前后亚洲的华南和东南亚又发现不同类型的古猿和人类化石,有人认为他们中可能有禄丰古猿的后裔,但中间的“缺环”成为揭示这一演化现象的“短板”。

  业内专家认为,东亚地区尤其是我国云南寻找“缺环”的潜力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深入研究云南古猿与可能与早期人类过渡的特征及寻找距今600万~200万年期间上新世的古猿或早期人类缺环以及论证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我国早期人类起源探索未来的努力方向,云南尤其是被称为“东方奥杜威峡谷的元谋盆地”仍然是我国或东亚南部寻找上新世古猿或早期人类“缺环”最有希望的地区。(记者 陈云芬/文 本报通讯员 吉学平/图)

文章评论
—— 标签 ——
—— 推荐 ——